五月雪

首页>QQ日志>伤感日志

【石牌保卫战】石牌要塞保卫战——二战最大规模的白刃战 石牌保

2017-07-04

专辑:平潭石牌洋

石牌要塞保卫战那三个小时的拼刺,是日本陆军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所遭遇的最大规模的白刃战。中国军队顽强地守住了国门石牌,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国民党陆军11师师长胡琏的名字也从此在中国大地上流传。据曾经参战的老兵回忆,在曹家畈附近的大小高家岭上曾有3个小时听不到枪声,这不是双方停战,而是敌我两军扭作一团展开肉搏战。“日本人一群一群地冲上来,中国人迎头扑上去,搅在一起,用刺刀拼。”那三个小时的拼刺,是日本陆军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所遭遇的最大规模的白刃战。八斗方之争夺,是这次战斗最为激烈的地方,两军在此弹丸之地反复冲杀。不知道在上万把刺刀的铁血相搏中,双方谁死人更多,阵地前沿两军尸体呈金字塔形。当时中央社向全国播发消息称:“宜昌西岸全线战斗已达激烈。每一据点均必拼死争夺。”这是当时战役的真实写照。但战争的结果是:日本人输了,中国军队顽强地守住了石牌。临战之前,胡琏给老父写下感人至深的诀别书:“父亲大人:儿今奉令担任石牌要塞防守,孤军奋斗,前途莫测,然成功成仁之外,当无他途。而成仁之公算较多,有子能死国,大人情亦足慰。惟儿于役国事已十几年,菽水之欢,久亏此职,今兹殊戚戚也。恳大人依时加衣强饭,即所以超拔顽儿灵魂也。敬叩金安。”他给妻儿的诀别书:“我今奉命担任石牌要塞守备,原属本分,故我毫无牵挂。仅亲老家贫,妻少子幼,乡关万里,孤寡无依,稍感戚戚,然亦无可奈何,只好付之命运。诸子长大成人,仍以当军人为父报仇,为国尽忠为宜。”说起斯大林格勒保卫战就知道是关系到苏联存亡的最关键一次战役,中国在抗战中也发生过这样的战役,但是因为政治原因并不为大家熟悉,这就是保卫陪都重庆的石牌保卫战。若石牌一失,则重庆危险了,中国抗战就危险了。石牌守将——国军名将胡琏当时表示守土决心的语录“成功虽无把握,成仁确有决心!”石牌保卫战古镇石牌在宜昌县境内,位于长江三峡西陵峡右岸,依山傍水。石牌方圆70里,上有三斗坪,是当时的军事重镇,六战区前进指挥部、江防军总部等均设于此。下有平善坝,与之相距仅咫尺之遥,是石牌的前哨,亦为我军河西的补给枢纽。它下距宜昌城仅30余里,自日军侵占宜昌后,石牌便成为拱卫陪都重庆的第一道门户,战略地位极为重要。为拱卫陪都,中国海军于1938年冬就在石牌设置了第一炮台,其左右有第一、第二分台,安装大炮共10尊,为长江三峡要塞炮台群的最前线。与之相配套的还有川江漂雷队、烟幕队等。驻守石牌的海军官兵共有100多人。由于石牌与宜昌几乎处于一条在线,要塞炮台的炮火可以封锁南津关以上的长江江面,极具威慑力,令敌望而生畏。为保卫石牌要塞,军委会派重兵防守。日军对石牌要塞早有觊觎之心。1941年3月上旬,敌曾以重兵从宜昌对岸进攻过石牌正面的平善坝,并以另一路进攻石牌侧翼之曹家畈。两路日军当时都遭到我守军的严重打击,惨败而归。因此,日军这次不敢贸然从正面夺取石牌要塞,而是采取大兵团迂回石牌背后企图攻而取之。石牌要塞保卫战是这次会战的关键。石牌为我军全线扇形阵地的旋转轴,正如当年徐州会战中的台儿庄。坚守旋转轴,顶住敌军的正面进攻,伺机侧击敌军。因此,蒋介石对石牌要塞的安危极为关注,他不止一次地给六战区陈诚、江防军吴奇伟拍来电报,强调确保石牌要塞。5月22日,蒋介石又发来电令:“石牌要塞应指定一个师死守。”如此重任即落在十八军第十一师身上。为坚决保卫石牌要塞,5月27日江防军调整部署,决定以攻守长阳、宜昌两县间之稻草坪、高家堰、余家坝、曹家畈、石牌之线为决战线。至此,鄂西会战进入决战阶段。为保障决战胜利,陈诚命第十集团军第九十四军主力转移到长阳资丘附近,掩护江防军右翼。同时调动空军战机协同地面陆军作战,并对日军后方实施轰炸,切断敌之增援和补给。在此关键时刻,从重庆传来蒋介石5月26日颁行的手令。蒋氏指出,石牌乃中国的斯大林格勒,是关系陪都安危之要地。并严令江防军胡琏等诸将领,英勇杀敌,坚守石牌要塞,勿失聚歼敌军之良机。我三军将士斗志倍增。死守石牌要塞的第十一师师长胡琏当即立下遗嘱,决心与石牌共存亡,并把师指挥所推进到离火线很近的虫客蚂包,亲临指挥。
上一篇:【收藏】被遗忘的美术教育家王青芳 收藏 下一篇:伤感绝望的空间日志:要有多勇敢,才敢念念不忘